字体
关灯
上一页 目录 下一页


    “皇上恕罪,臣妾失言!”我故作诚惶诚恐道。

    见此,南宫少白轻笑出声。“瞧你,又如此的小心翼翼!朕爱听你这样叫!”

    闻言,我小心翼翼的抬头望向南宫少白。“当真?”

    “嗯!”南宫少白点头,“之前朕早就应允你这样叫,可你还是一直叫朕皇上!这让朕心里,当真是无奈!不过刚刚,却着实惊喜道了!”

    说到这里,南宫少白握住我的手。“灵儿,等你身子好些了,便来侍寝好吗?朕大约,也等不了太久!”

    侍寝?

    我还没吃掉炎烮,哪有心思侍寝。

    就算侍寝的是纸人,我也不是太乐意。

    “嗯!”我羞涩的低下头,“黄御医医术高明,相信不久便能治好!等他说可以了,臣妾便可以了!”

    我的话,让南宫少白轻叹一声。

    握住我的手,便要送到唇边。

    见此,我心慌了起来。

    别啊,我的玉手和玉足都是皇叔的!

    住嘴!住嘴啊!

    不行,我得快点想个办法不露声色的拒绝。

    “小主,药熬好了!”

    正焦急之际,炎烮突然在门说了这么一句。

    我故作惊慌的抽出手,而南宫少白拧紧眉头。

    没有经过传唤,炎烮便端着一个碗走了进来。

    走到我的面前,将碗递了过来。“小主,这药乘热喝!否则,会失去功效!”

    “如此?”南宫少白望了炎烮一眼,而后接过他手中的碗。“灵儿,朕喂你!”

    南宫少白说这句话的时候,我的余光瞥到了炎烮。

    他的眼神,瞬间便阴冷下来。

    眸中,杀气腾腾。

    我好开心!

    但开心的同时,是担心。

    这万一炎烮发起飙来,我筹谋的一切都会化为乌有。

    因为,他能轻易杀了南宫少白。

    不过看到炎烮生气,心里却是甜滋滋的!

    “少白哥哥,灵儿自己来!”我赶紧道。

    还没有等南宫少白反应过来,我便一把抢过碗端到嘴边。

    也没有太在意,便张开嘴灌了一口。

    也正是这一口,差点让我呛死。

    这药没有药味,却辣的要人命。

    见我咳嗽,南宫少白赶忙给我拍背。

    “你看你,这样急躁!”南宫少白皱眉。

    “灵儿……灵儿是……是想早点给少白哥哥侍寝!所以,想这病……早些好!”断断续续的说到这里,我对上炎烮幽冷的眼睛。“黄御医……我请问你这是什么药?”

    “良药苦口!”炎烮漫不经心的开口,“小主想要痊愈,想要早点‘侍寝’,就必须乘热喝了!”

    那‘侍寝’两个字,炎烮加重了音调。

    良药?这是药吗?

    这分明是辣椒煮的水!

    皇叔,你要不要这么坑我?

    咽了咽口水,我半张着嘴巴吸凉气。

    而南宫少白,显然没有看出我的异样。

    “灵儿,御医说的对!乘热喝了,身子好的快些!”南宫少白拍了拍我的手背,“若你怕,朕喂你!”

    你喂我更怕好不?

    “不不不,臣妾自己喝!”说完这句,我狠狠瞪了炎烮一眼。“多谢黄御医!”

    “小主客气!”炎烮嘴角浅显的上扬。

    ……
上一页 目录 下一页